海報觀潮丨數字經濟何以重要?
2021-10-27 18:47
來源: 大眾報業·海報新聞
人工智能朗讀:

海報觀潮丨數字經濟何以重要?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進行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

毫無疑問,專門以數字經濟為主題進行學習,本身就說明數字經濟的重要性。

在主持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近年來,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加速創新,日益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全過程,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范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

數字經濟上升為國家戰略

2016年,G20杭州峰會通過了《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數字經濟”首次被列為G20創新增長藍圖中的一項重要議題,數字經濟的概念也從那時起應運而生。

2017年3月,數字經濟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報告中指出,要推動“互聯網+”深入發展、促進數字經濟加快成長。

2021年3月12日,“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發布,明確提出“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提出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將達到10%。在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發展指標中,“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首次成為體現創新驅動的指標。

2021年5月27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數字經濟及其核心產業統計分類(2021)》,作為衡量數字經濟發展水平的重要統計標準。在分類中,數字經濟的概念和范圍都被進行了明確界定。

2021年8月,首屆全球數字經濟大會在北京舉行;9月下旬,2021中關村論壇和2021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分別在北京和烏鎮舉行。這幾場會議都深入涉及一個相同議題,即數字經濟發展。

2021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進行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把握數字經濟發展趨勢和規律,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

數字經濟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加速了我國數字經濟的落地與實質性發展。

數字科技在助力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巨大的應用價值,數字經濟正成為推動產業升級的重大突破口和經濟高質量增長的重要引擎。

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

當前,一方面,世界逢百年變局、全球化遇逆流、新冠肺炎疫情風險猶在、世界經濟脆弱復蘇……錯綜復雜的背景疊加交織,人類社會發展正在經歷陰霾;

另一方面,以數字科技及其應用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正在持續,數字經濟已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

在陰霾中我們看到光和希望。數字科技、數字經濟正以不可阻擋之勢穿破迷霧、引領變局。

《世界互聯網發展報告2021》指出,數字經濟成為世界各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加快經濟社會轉型的重要選擇。世界各國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布局,以5G、人工智能、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型信息基礎設施逐步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能。

這從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數字技術、數字經濟在支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恢復生產生活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中可見一斑。

在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賦能構建新發展格局,已經成為有效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和新動能。

《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1》指出,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9.2萬億元,占GDP比重達38.6%,保持9.7%的高位增長速度,成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

其中,中國數字產業化規模達到7.5萬億元,不斷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向全球高端產業鏈邁進;產業數字化進程持續加快,規模達到31.7萬億元,工業、農業、服務業數字化水平不斷提升。

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促進了新增市場主體的快速增長,創造了大量的就業崗位,成為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的重要渠道。

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做強做大數字經濟,已然成為“十四五”時期乃至今后更長一段時期,我們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路徑選擇。

“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

在《數字經濟及其核心產業統計分類(2021)》中,數字經濟被作如下定義:以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資源優化配置的重要推動力、以數據充分流動降低復雜經濟系統不確定性的一系列經濟活動。

由此可見,數字經濟圍繞“數據”這一關鍵生產要素,借由數字科技全面賦能生產、投資、消費、貿易復蘇增長等方方面面,代表著新的生產力和新的發展方向。

當前,數字經濟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以數字化轉型整體驅動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變革要求也已經提出。其中,“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提出“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

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在數字技術創新應用中把握發展數字經濟的自主權。

技術突破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驅動力。不能否認,我國數字技術創新能力依然不強,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變,在外部環境沖擊下面臨著諸多風險隱患。這就需要加強基礎性研究,為關鍵核心技術突破提供知識和技術基礎,推進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從根本上掌握數字經濟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

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不斷壯大經濟發展新引擎。

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促進互聯互通,通過智能化、協同化的新生產方式對實體經濟進行改造升級,推動數字經濟持續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推進制造業、服務業、農業等產業數字化轉型。同時,加快培育一批“專精特新”企業和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全面提高實體經濟的質量、效益和競爭力,賦能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規范數字經濟發展,提高數字經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

堅持促進發展和監管規范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強化平臺經濟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在發展中規范、在規范中發展,保障企業創新,促進企業公平競爭、健康發展。同時,完善數字治理,推動我國參與和掌握國際數字經濟、數字技術和數字貿易規則制定權,進而提高我國數字經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

前不久,聯合國公布的《2021年數字經濟報告》聚焦了數字經濟的核心生產要素——數據,我們通過報告發現,當前世界數字經濟發展在“數據價值鏈”層面尚存在巨大數字鴻溝、在數據與數據跨境流動層面上尚缺乏足夠共識、在全球數據治理層面仍面臨巨大挑戰……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也是在前不久,在烏鎮召開的以“邁向數字文明新時代——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的2021世界互聯網大會,已經向我們宣告“數字文明”已然到來。當前,我們積極擁抱數字經濟,把握數字經濟發展趨勢和規律,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是步入數字文明時代的應有之義,也是為人類謀進步的歷史擔當。

[編輯:劉曉宇]
日本免费一级高清婬日本片